您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五老园地 > 十佳五老

第四届四川关爱明天十佳“五老”称号获得者:文映贤


  文 映 贤

颁奖词:

十多年默默坚守,托管在家里的32名农村留守儿童纷纷考上了初中、高中、大学。您带动全乡层层建立起关工组织,关爱队伍发展到1000余人,有了5个“留守儿童之家”。您患过危险的疾病,瘦弱的您却托起了“家里”、“家外”孩子飞翔的翅膀。

您这份无私的爱份量太重太重,它唤醒人们的精神世界,让我们在自己的心田擦亮火柴,升腾起缕缕温暖!

情系留守娃的“文爸爸”

——记第四届四川关爱明天十佳“五老”文映贤

   9月12日凌晨四点多钟,文映贤摸着黑就起床了,他要去家附近的地里种菜,邻里乡亲经常看到他满头大汗地在地里翻土、除草。他种过萝卜、花生、玉米、红薯,孩子们喜欢吃什么他就种什么。他家并不富裕,现在家中还有7个留守孩子吃住,每月一千多元的退休金计算着花才够用,每个孩子吃几两肉也要计算着开销,加之有孩子的家里太困难,父母没法送钱、送粮。这几块地种菜,刚好用来作为生活补贴。老伴就在家里为孩子们洗衣、煮饭。这是文映贤十多年

生活的日常片段。

走进文映贤的家,两层的房子已经不像普通老年人的家,更像一大间学生宿舍。一推开门,就能看见整整齐齐的六张上下铺的单人床。转角上二楼,四个卧室也各有两张双人床,卧室里都整齐堆放着孩子们的书籍和生活物品,还有象棋、水彩笔、连环画等。文老根据自己制定的管理制度,将这不大的房子分成了生活区、娱乐区、学习区,学习区有一张大桌子。大桌子前方令人眼前一亮的是三面墙上贴满了“三好学生”“学习标兵”等状,文老都特别自豪。

   其实,文映贤在东岳乡关工委未成立之前,就是当地的“热心

肠”。早在上世纪90年代初,当地年轻人为了谋生路,走出山村,留下了第一批留守孩,其中还有嗷嗷待哺8个月大的孩子。无奈之下,文映贤干脆把孩子接回自己家中,当自己孩子带着。这一开始,文映贤对留守孩的帮扶就“一发不可收拾”了。文映贤的“家”送走又迎来了一个又一个留守儿童。有不理解的劝他不要给自己找麻烦。他笑着说:“我怕什么麻烦,我也不需要他们回报什么,就是带好他们,让他们好好学习就行了。”

   这十多年来,孩子或住上个两三年、四五年,也有从小学到初中一直“寄养”他家。他帮扶资助过的37名孩子中,已经好几个考上了大学,从业的有当老师的、当兵的、当医生的等。“文爸爸对我生活上照顾、学习上关心,还教我学琴、画画。没有文爸爸,我都不知道怎么走自己的人生路……”远在广州工作的李小珊,从一岁左右起就是文爸爸带。在今年暑期她给文爸爸买了机票,将文爸爸带到自己身边,到杭州领略美景,她很习惯文爸爸的陪伴,就跟亲生的爸爸一样。

   为了坚持办好这个“家”,文映贤基本花掉了共计20多万元的积蓄,但他从不计较这些。在他的影响带动下,东岳乡又相继建起5个“留守儿童之家”,关爱帮助了留守儿童60多人。“我是一名普通的共产党员,但想做点不普通的事。我用十几年关爱留守儿童的行动抒写我的信念……”这是射洪县东岳乡任关工委常务副主任的老人——文映贤的心里话。话里凝聚着他十多年来的坚持。